死别

我就是不懂为什么b站上某些盾x党的视屏非要加个盾铁的tag,看到封面就被ky一脸,感觉像吃了屎一样难受

【随笔】关于死亡

死亡是浓郁而黏稠的,它附着在黑暗的每一寸上,像是在对我叫嚣着它可以剥夺一切的力量。这一刻,它半掩着面容,只透露出些许的深邃与纯粹,我不禁想再望向它的内里,将自己浸入它的暗流;可下一刻,它面带讥讽,嘲笑着我的怯懦,嘲笑着我无法追随它的步伐;它斥骂着我,斥责我是一个不虔诚的信徒,无法将一切都双手捧上,将自己腐烂的身躯和扭曲的灵魂献给它作为滋生蔓延的养料。
此刻的我多想对它嘶吼,争辩自己对它的向往与膜拜是多么的深刻而虔诚。但我的喉似是被渔夫用细线紧紧勒住,本就嘶哑刺耳的声音只能顺着脖子上的血珠滴落,晕开在了生命这条长河中顺着流向远方。此时的我是如此的落魄,只能狼狈的看着它对我怜悯的摇头后渐行渐远,只有那一个个轻浅的脚印如发烫的烙铁般,重重的烙在了我残破的躯体上,只留下日后无限的痛楚。
我终于可以奔跑了,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向后拉去。挣扎却丝毫用处都没有,只能发狂了似的尖叫着,企图用这些微薄的力量去切断它。但我所做的一切又是那么苍白和无济于事,入鱼肉一样被刀俎宰割着。
终于,在那力量穿透我心脏的时刻,我张开了眼。眼中是一片病态而肤浅的白,只能嗅到刺鼻的消毒水与自己胃酸的腥臭。
我刚才的的确确是与死亡相爱相。

蜕变

当黑暗将我包裹时,
我无所畏惧;
当冰冷如毒蛇一般将我缠绕,
我无所畏惧;
当绝望令我窒息时,
当心中的希望消失殆尽时,
我无所畏惧;
我终将成为王,
崭新的王,
我将比黑暗更浓稠,
我将比冰冷更凌厉,
我将比绝望更堕落,
我将把所谓希望的光芒染上悲伤,
将其吞噬,
我会用最优雅的动作,
用浸泡在欲望中的刀子,
慢慢去分割它……
再用染满鲜血的牙齿细细咀嚼,
用尝满绝望的舌头细细品味,
啊,是如此的美味,
这最后的希望…